首頁 關於本會 《台浙天地》 友站連結 浙江省人民政府網站 简体中文 聯絡我們  
浙江省旅台灣同鄉聯誼總會
珠峰之旅(一)

申榮彬

拉薩的雨

  半夜驚醒,夜雨敲窗。浙瀝的雨聲驅走惺忪睡意。遂披衣推窗:陰雲密布,夜風,涼涼的雨滴打在臉上,頓感陣陣寒意……   

  由於受印度洋暖濕空氣的影響,從六月份開始,拉薩進入雨季。此期間,降雨非常集中,占全年總降雨量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雨季的拉薩,給人的印象幾乎無日不雨。   

  這雨也來得奇特。每到傍晚,太陽落山後,但見西北聳起的峰頭上空,烏雲滾滾,徐徐上升,猶如一道潑墨的屏障,給大地罩層濃重的暗陰;入夜,或電閃雷鳴,大雨滂沱,或細雨紛紛,至到天亮;翌晨,曙光乍吐,雲散天開,碧空如洗,旭日東升,被雨水沖洗夜的高原古城,綠蔭遍布,繁花似錦,空氣潔淨,涼爽宜人,在絢麗的晨光中,更顯麗迷人。  

  沒有哪個城市如拉薩樣更像個子了,重巒疊嶂,環繞四周,“盆底兒”是開闊平坦、土壤肥沃的河谷沖積平原,活像只攤開的巨掌,把這個精巧別致古色古香的盆景高高托起,擎向藍天。四周群山彷彿忠誠的衛士,迎旭日,送夕陽,然後守護著拉薩在夜色裏安然入眠。   

  晨曦的降臨極富層次。當高原在熹微晨光中漸露輪廓,西面參差的峰頭率先染上層玫瑰紅,色調越來越濃,像排火炬高擎碧空;漸次,晨曦金色的羽翼輕輕落在布達拉宮高聳的金頂上,那熠熠金光仿佛在向人們預示著新的天是多美好!妳的目光還在耀眼的金頂上留戀,那間,身邊,四周,遠遠近近,綴滿晶瑩雨珠的碧草綠葉、汪汪境片般明淨的水窪、湍急的拉薩河水,無處不浮光躍金,閃閃爍爍;顫動的光輝交織在起,氤片,讓妳覺得宛然置身於種空靈奇幻的金色世界裏。   

  當日光褪了色彩而變得熾熱明亮,夜雨後的拉薩最迷人的要數四周綿延的群山。用不著走到郊外,隨意站在市內稍微開闊一點的地方,便可眺望聳立在層樓後的峰巒。有時,拉薩這只天然巨盆裏,盛滿了炎炎烈日,可周遭峰頭上卻覆蓋著皚皚白雪,給“盆沿兒”鑲嵌一道寒光閃閃的銀邊。蒼鷹在藍天裏翔,朵朵白雲在雪峰上追逐嬉戲,灰暗的雲影緩緩地從容地飄渡著大山的褶皺。你望著,便會想:原來昨夜籠罩拉薩的大雨,是那低,當你靜臥聽雨的時候,就在你的頭頂,山峰上空,正飄舞著漫天雪花,落到地面的瞬間才化雨水。有時,烈日逼著人們竭力往蔭涼處躲避,突然,不知從哪兒襲來一陣寒氣,冷得人肌膚發顫,彷彿置身於巨大的冰窟邊緣,可天空依然火傘高張,這時,你若舉目眺望,便可見一團溟蒙雲霧正籠罩著一座山峰,雲霧很快就飄散了,可山峰上卻留下了一層白雪,而與它並峙的峰巒,依然巉岩赤裸地聳立在驕陽之下——這多像是一個技藝高超魔術師,把布蒙在一只空碗上,等把布揭開時,碗裡不可思議地出現了令人瞠目的東西……   

  如同澄澈的清水裡滴進幾點黃色料,使得明亮空氣染上一層淡淡黃暈的色調,便是黃昏的序曲。黃昏落日是清晨日出的倒演。只是晨曦的金光透著明亮,晚霞的金光裏潛藏著暗影;這也許是感覺上的差異,因清晨是人們的眼睛習慣了黑暗之後去看逐漸降臨的光明,黃昏是人們的眼睛習慣了光明之後去看逐漸降臨的暮色。黃昏的色調加濃,天地間頃刻便蒙上了金光,似乎空氣的密度都加濃了。空中的雲塊,如形狀各異的遊魚飛鳥,在桔黃光海裏漂浮。黃昏的陰影籠罩下,西面山峰由於逆光,黝黑的底面上浮著一層紫紅的暮;東面山腰依然塗抹著斜陽,那顫動的光影一點兒一點兒順著山壁上升,色調愈來愈濃,彷彿不是在消失,而是在濃縮,當山頂只剩下一塊光斑,由於山下陰影加重,反襯之下,望去就如一塊燃燒的炭火——那是落日留在世間最後的目光,它向著大地深深一瞥,便消失了。你還沒來得及細品晚天流雲暮山紫氣的妙處,但見西北哲蚌寺所在的根培烏孜山上,一團烏雲徐徐上升,雲頭不時吐出閃電的長舌,一邊濃雲潑墨,一邊朗朗晴空,交相輝映,罩下一層彷彿連山川樹木都惶悚的色調。遠處隱隱傳來隆隆的雷聲,冷風襲來,樹木開始搖擺。綿綿夜雨又開始了……   

  晝晴夜雨,是拉薩雨季最大特色。   

拉薩河

  昨夜一場驟雨,四周綿延起伏的峰頭蒙上一層薄雪。風從雪峰上吹來,帶著一股料峭寒意;山下是遼闊的牧場,散布著群群馬和乳牛,牧馬人騎著蠻悍的駿馬,在碧綠的牧場上來回馳騁;牧場四周綠樹濃蔭,時見三五藏民圍坐在樹蔭下撒滿野花如綠毯般的草地上喝青稞酒,高亢的祝酒歌應和著得得的馬蹄聲,在牧場上回響;朵朵白雲在天空飄蕩,灰暗的雲影如水底遊魚般,在褐色的山岩和碧綠的草地上緩緩移動。從一片擁擠的碉式藏房下曲折的胡同裏穿過,每戶大門上面,都安放著纏系著哈達的牛顱骨,彎彎的兩角伸向兩側,角尖如新月般向上翹起,每戶房頂上都插著壹叢枝條,枝條上系滿了五彩經幡,在風裏搖擺,呈現出濃郁的高原風情……沿拉薩河壹路西去。   

  拉薩河發源於念青唐古拉山南麓嘉黎 裏彭措拉孔馬溝,西南流經那曲、當雄、 拉薩等地區,至曲水縣匯入雅魯藏布江, 全長551千米,流域面積32471平方千米, 海拔高度從源頭區的5500米至河口的3580 米,總落差近兩千米,是世界海拔最高的 大河之一,也是雅魯藏布江流域面積最大 的一條支流。此河屬於融雪和降水類型, 水量的大小隨著溫度的高低和降水的多少 而變化。沿河兩岸是河谷沖積平原,寬度 從 1公里至10公里不等,耕地面積約60萬 畝,這些地區氣候溫和,地勢平坦,土質 肥沃,水源充沛,是西藏糧食主要區。  

  拉薩河被譽拉薩的母親河。公元七世 紀初,松贊幹布之前,這裏還是一片人罕至,野獸出沒的荒原,那時不叫拉薩,而 叫吉雪臥塘;那時的拉薩河也不叫拉薩河 ,而是叫吉曲河,河水在這裏一分二,一 條向南流去,另一條北流,在荒原上漫延 成一片淤泥遍布的沼澤。那時高原上出現 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各部落之間戰事頻 仍,松贊幹布就是其中一個部落首領的後 裔,他每次率軍打仗之前,都會在這裏停 留幾天,或在荒原策馬馳騁,或跳進碧波 蕩漾的吉曲河裏痛快暢遊,或登上高聳的 山凝視著眼前雪山起伏雲飛霧走的壯觀景 色遊目騁懷。具有遠見卓識的松贊幹布對 這片人毫不在意人煙稀少的荒原生了興趣 ,統一雪域高原後,他指揮臣民修築壩堤 ,堵塞北面河道,使以前的爛泥塘一下子 變成了寬闊肥沃的大草原,於是人們便給 這個地方取了個美好的名字——臥塘,意 思是奶子壩。後來,文成公主進藏時,帶 了一尊釋迦摩尼12歲等身金像,供奉在大昭寺,這裏才命名拉薩,意有神佛的地方 ;吉曲河理所當然也就成了拉薩河。古城 拉薩就是在這片被拉薩河水滋潤得乳汁長 流的肥沃土地上逐漸發展起來的。 

  12公里至堆龍德慶縣。堆龍德慶藏語 意極樂上谷之意,地勢西高東低,西北群 山綿延不斷,東南是平坦開闊的拉薩河谷 區。堆龍河從西北大山中流來,在縣府郎 嘎附近,與從東面流來的拉薩河交彙在一 起,形成一個“丫”字,折而南流。沿途 樹木蓊郁,群鳥飛鳴,沃野百裏,莊稼茁 壯;河畔,楊柳茂密,幽靜宜人,綠楊翠 柳掩映的白色佛塔裏,冒著焚燒藏香的青 煙;遠處寬廣的河面上,牛皮船小如浮雁 ,正緩緩擺渡著兩岸過往行人;清澈的河 水倒映著兩岸的山影、樹影和天空的雲影 ……

  出堆龍德慶縣天便陰了,陰雲密布, 欲下雨的樣子。我騎著自行車全速前行。 一直陰著,不見太陽,天色有點昏暗,過 堆龍德慶縣也有二三十里,估計離日落不 遠了吧。在拉薩河邊一片茂密的柳樹林裏 停下來,倚著一棵粗大的柳樹歇息。林中 群鳥鳴轉,宛然置身於天然大鳥籠裏;從 柳梢望去,四周都是巉岩赤裸的山峰在陰 霾的半空蜿蜒起伏。突然感到有涼涼的雨 點從樹梢灑落……

  現在正是拉薩的雨季,大都晝晴夜雨 。昨夜躺在住所,聽著窗外浙瀝的雨聲, 揣想如果此時正獨處在毫無遮風擋雨的荒 野會是什麼情形呢?今晚興許就要在風雨 漆黑的荒野裏親曆一番昨夜的猜測。騎自 行車去珠峰是我由來已久的心願,出發前 ,了輕裝簡行,我的行李一再精簡,最後 連特意此行準備的帳篷也放棄了,在高原 上騎自行車漫遊,就別指望每晚都可以找 到住處,所以如果真的要在黑夜的荒野裏 用體溫去暖冰涼的雨水,也早在意料之中。

  現在我已到了曲水縣的南木鄉。終於 雲散日出了。開始我還以為太陽快落了呢 ,誰知正是壹天中最熱的午後三點左右。 太陽一出來,立刻曬得人皮膚灼痛,汗流 浹背。在堆龍德慶時,當地壹位藏民說騎 車去曲水只有早早出發才行,當時已近正 午,他對我能在天黑前趕到那裏頗懷疑。 現在已走了大半路程,天黑到達目的地應 該是很輕鬆的事情了。

  這裏的的莊稼比拉薩早熟。雖僅百里 之隔,拉薩的田野裏還是一片郁郁青青, 這裏的莊稼已經成熟,人們開始收割了。 公路兩旁,金黃的田野裏,一個個身穿藏 袍的人們,手握鐮刀,辛勤地勞作著,他 們弓著腰,揮汗如雨,一把一把收割著成 熟的青稞,然後把割倒的青稞用草繩捆成 一個個小捆兒,在田地裏碼成垛兒;田畔 ,楊柳茂密,水明草茵,樹蔭下的草地上 散布著吃草的牛羊;光屁股頑童在田壟上 玩耍,他的身後,一只小狗搖著尾巴跟隨 著他……質樸、幽靜、勤勞、豐足,這多 像是圖畫中表現古代農村豐收的情景。

  到茶巴朗鄉,坐在路邊一棵楊樹下休 息時,突見西面山頭升起一帶淡藍色的雲 影,迅速向天空漫延,很快便看見雲影下 一挂淡白的雨簾罩住遠山。拼命蹬車,總 算在天黑前趕到曲水縣府所在地——雪村 。雨還沒有落下來,我把自行車推進旅館 ,便走到外面的雅魯藏布江邊,欣賞傍晚 的江景。彙聚了無數冰雪融水的捐捐細流 形成的美麗拉薩河,從雪山冰川中流來, 一路歌唱著穿過崇山峻嶺,滋潤著沿途肥 沃的土地,也滋潤著璀璨的高原文明,至 此,結束了它的行程,匯入雅魯藏布江。

雅魯藏布江

  下了一夜雨。天剛破曉便出發了。天 陰沉沉的,仍飄灑著零星小雨。縣城還在 黑暗中沈睡,寂靜得如同一個小山村。江 水輕輕蕩漾著黎明的曙光,四周群山一片 黝黑,可山腰凝滯不動的雲團卻發出銀樣 的白光,彷彿片片明亮的鏡片兒鑲嵌在黑 色的山體上。

  曲水藏語意 “流水溝”,座落在雅 魯藏布江北岸,念青唐古拉山的一條支脈 委迤北部,南坡形成七條山溪,順著山溝 奔流直下,輾轉匯入雅魯藏布江。昨天, 到達曲水縣城時,已是黃昏,我走到江邊 ,坐在一塊石頭上欣賞傍晚的江景:天空 布滿雲團,西面山頭那片墨藍色的雲影越 來越近,很快便看見白茫茫的雨簾落進了 最近的山坳;雅江水色渾濁,映著暮雲呈 現出紅褐色,它無聲地奔流著,平靜中蘊 藏著巨大的力量,寬闊的江面悄無聲息地 翻滾著無數旋渦;四周山峰漸漸蒙上了暮 ,此刻的江面散布著淩亂的陰影和淡白的 光斑,向上遊望去,只見一江斑駁的光影 ,幾乎與視線相平,在蒼茫暮色裏緩緩地 無聲地奔湧而來。一陣狂風挾著漫天飛沙 把我趕進旅館,原來剛才看見的籠罩西面 山峰的不是雨簾,而是暴風卷起的沙塵, 風沙是曲水縣最常見的自然災害;濃霧一 般的沙塵隨著呼嘯的狂風,從西面峽口鋪 天蓋地地飛撲而來,頓如置身於混噸未開的天地裏,四周群山在如帷幕般飛揚的塵 沙中消失了蹤影……

  公路一直沿著雅魯藏布江北岸曲折蜿 蜒地向前伸展。在曲水境內,地勢比較平 坦,江面寬闊,江水平靜地流淌著,顯得 溫馴慵懶;一進入尼木縣,情景頓殊,峰 巒起伏,溝壑縱橫,條條澗溪橫過路面匯 入江中,寬闊的江面突然收縮,江水深切 下去,兩岸峭壁聳峙,從峽谷裏望去,許 多尖錐般的峰頭聳入雲霄,在飛渡的亂雲 中忽隱忽現,氣勢雄偉,有時,道路繞崖 而過,對岸,瀑布如銀線般,從雲端高崖 上飛流直下,跌落在江邊黑色的岩石上, 濺起一片迷蒙的水霧,雅魯藏布江在這裏 ,似乎被緊緊挾持的峰巒激怒了,它咆哮 著撲向岸岩,激起陣陣浪濤……(待續)

 

 (申榮彬/鶯歌)


回本期目錄    《台浙天地》總目錄

浙江省旅台灣同鄉聯誼總會 會址:108台北市萬華區和平西路三段382巷11弄17號5樓
發行人兼社長:胡李世美 總編輯:留問政 聯絡秘書:徐薇蕙
電話:(02)23045561 傳真:(02)2302-0435
深圳聯絡主任:寧松林 電話:+86-137-23456589